焦点图
 
梁鸿首部长篇小说《梁光正的光》新书发布会:让生活的暗处生出光来
 
来源:凤凰读书 作者:李洱 时间::2017-11-08

  让生活的暗处生出光来

  时间

  2017年11月8日星期三晚上七点

  地点

  北京·单向空间·花家地店

  (望京中环南路1号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尚8人文创意园D座1层,佳境天城对面)

  嘉宾

  梁鸿、李敬泽、格非、李洱

  梁鸿

  学者,作家,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。出版非虚构文学著作《出梁庄记》和《中国在梁庄》;学术著作《黄花苔与皂角树》,《新启蒙话语建构》,《外省笔记》,《“灵光”的消逝》等;学术随笔集《历史与我的瞬间》;文学著作《神圣家族》。

  曾获第十一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“年度散文家”,“2010年度《人民文学》奖”,“2010年度新京报文学类好书”、“第七届文津图书奖”,“2013年度中国好书”,“首届非虚构大奖·文学奖”、“新浪网年度十大好书”、“凤凰网2013年度十大好书”、“亚洲周刊非虚构类十大好书”、最具现实主义精神图书”、“广州势力榜”等多个奖项。

  李敬泽

  祖籍山西芮城县。1984年毕业于北京大学。曾任《人民文学》杂志主编,现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、书记处书记、《中国现代文学丛刊》主编。 2000年获中华文学基金会冯牧文学奖优秀青年批评家奖。2005年获《南方都市报》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文学评论家奖。 2007年获鲁迅文学奖文学理论评论奖。 2014年获《羊城晚报》花地文学榜年度评论家金奖。 2016年获十月文学奖。 2017年获《南方都市报》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散文家奖。

  著有各种理论批评文集和散文随笔集10余种。2014年出版评论集《致理想读者》,2017年出版散文《青鸟故事集》《咏而归》。

  格非

  1964年生,江苏丹徒人,当代著名作家、学者,清华大学文学教授,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获得者。著有《迷舟》《相遇》等中短篇小说四十余篇,《望春风》《欲望的旗帜》《人面桃花》《山河入梦》《春尽江南》等长篇小说六部,以及《小说艺术面面观》《小说叙事研究》《文学的邀约》《博尔赫斯的面孔》等论著和随笔集多部。

  李洱

  作家,1966年生于河南济源。曾在高校任教多年,现为中国现代文学馆研究室主任。著有《饶舌的哑巴》、《遗忘》等小说集多部,长篇小说《花腔》、《石榴树上结樱桃》。曾获第三、第四届"大家文学奖"(荣誉奖),首届"21世纪鼎钧文学奖",第十届"庄重文文学奖"。

  ——

  谈到梁鸿,人们首先想到的可能就是《出梁庄记》《中国在梁庄》,它们因其纪实性、文学性和社会关怀的出色结合,成为国内非虚构文学的代表作,而梁鸿也在一系列“梁庄”非虚构文学的写作中,被冠以“当代中国非虚构写作领军人物”的头衔。但这只是她一个侧面。很多读者不知道的是,梁鸿也同时在写作虚构类作品,已出版短篇小说集《神圣家族》等。

  长篇小说《梁光正的光》的出版,或许能够进一步改变读者的成见,将一个更全面、更有魅力的梁鸿展现在大家面前。

  作者自述,她在写作这部虚构长篇时,努力摆脱“非虚构”的光环,在小说叙事中回顾“父亲”梁光正悲情荒诞的一生。这部作品不仅保留了作者对于改革开放社会发展进程的关注与热情,而且因是虚构,想象力和文学性更其飞扬,彻底释放出作者在非虚构写作中未发掘的叙事才华。

  梁光正到底是谁?

  也许正如封底上所说,他是一个除了常年生病的妻、四个幼子、还不清的风流债及用不完的热情外无足称道的梁庄农民。

  他要做什么?

  寻亲。报滴水恩。念故人情。

  为啥?

  因为他对自己说,要有光。

  这是一个发生在农村的故事,但梁鸿的创作实绩却突破了我们头脑中对乡土文学的固有想象。可以简单地说这是一个农民的故事,一个父亲的故事,或者说是一个河南农村家庭的故事,但这些都不足以概括它。当人们走进这个故事,就会在纤毫毕现的人物描摹和宏大时代背景共同作用的文学魅力下,真正看见汇集了万千中国父亲特质的一个普通中国农民,一个最典型的中国农民家庭。

  11月8日,著名文学批评家李敬泽和著名作家格非、李洱和本书作者梁鸿齐聚单向街,和大家谈谈《梁光正的光》,以及如何“让生活的暗处,生出光来”。

  ▽

  《梁光正的光》

  作者:梁鸿

  出版社:人民文学出版社

  故事以梁光正晚年寻亲为起点,其子女也被迫随之回溯父亲如西西弗般屡战屡败却向光而行的一生。他是梁庄的堂吉诃德。四村八乡闻名的“事烦儿”。却笃信世间一切必遵循“道理”发生。如同一团孤独的乱麻,热情地席卷所有人,给子女空留下一地烦恼。在他棺材落地的一瞬间,人们才突然觉得,这世界过于空旷。

  推荐语:

  从未见过这样的“农民”:他是圣徒,他是阿Q,他是傻瓜,他是梦想家,他是父亲是土地,是顽劣的孩童是破坏者。他对自己说,要有光,于是他的生命分出了明亮与晦暗。

  在现代性的农民形象谱系中,这是个“新人”,其意义颇费参详。不必急于界定他,也不一定仅仅只是农民,梁光正的光或许就在我们的父辈、我们自己身上。所以,让我们先认识这个活生生的人,认识有趣的“这一个”。

  ——李敬泽

  梁家儿女觉得父亲是用一生做了场春秋大梦。将现实执拗地过出魔幻感,不被人理解也无妨,这种感觉在我生命中也常有。梁鸿不止写出了梁光正的光,还映出她心里那束梁庄的光、父辈的光。透过坚实的文字,这光葳蕤自生。

  ——崔永元

  让小说透过耐人寻味的道路回到自身真实及情感,而终向人的魂灵和爱,这是梁鸿对写作路径的校正和野心。

  ——阎连科

  他们生不如死,他们在爱中死,他们虽死犹生:他们就是我们的父兄。梁鸿首部长篇,以肉写灵,以黑暗写光明,以农民写国民,以芜杂抵达纯净。凡此种种,都将在当代小说史上留下回声。

  ——李洱

 
编辑:卢丙武
听秦玥飞等人朗读散文《泥泞》有感
  谨以此篇献给那些曾经在泥泞中跋涉过和正在跋涉的人们!一次,偶然在中央台《朗读者》栏目…
幸福的警觉——读《幸福的七种 ...
  书是智慧的结晶。平凡的人,平淡的日子,平静的岁月,念一点书,抬头看婆娑树叶,竟然变得…

讲好中国反腐故事

陈治治

中国方正出版社
朗读者
舆论监督权论
想起闻老巴尔扎克
市人大常委会机关举办“喜迎 ...
诗书滋味长 美文美图齐分享 ...
阅读之美 分享有理 快来晒晒 ...
市人大常委会机关举办纪念“ ...